AGS_top100 event all bookbs autumn 酒水 2017小家电厨具双十一大促1111-亚马逊 Kindle unlimited SAMSUNGS8 2017小家电飞利浦双十一大促1111-亚马逊 game 汽车内饰低至19元 all watchcrazyoffer watchpmp jewelrypmp jewphase3co

买家评论

4.4 颗星,最多 5 颗星
61
4.4 颗星,最多 5 颗星
春尽江南
版本: Kindle电子书|更改
价格:¥ 4.99


于 2017年5月3日
小说情节,接近又影射日常生活,没什么恢弘大气,就是平凡生活中掺杂的各色人和事。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5年3月10日
格非把一个雾霾的时代——肮脏、有毒、能见度低但又有些许诗意——写得准确、深刻、感人已经不易,更不易的是他正身处这个时代。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6月11日
三部曲在一个月内看完,仍是意犹未尽!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9月7日
看完了,梦还是没醒。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第一名评论人于 2017年2月4日
人面桃花》,《山河入梦》和《春尽江南》作为江南三部曲,若单独评论一本书必然内容上有所缺失;可同时深入评论三本书,一篇小小的书评是装不下的。在此就花家舍这条主线谈谈,因为三个主角都去过花家舍,虽然每个人来时状态不一。

一、《人面桃花》——梦想初启的陆秀米
陆秀米来时的状态:普济村陆家小姐陆秀米在被花家舍土匪绑架之前,经历了父亲发疯(1898年,可能暗喻维新变法的失败),表哥张季元惨死(1901年,暗示革命党人的失败),刚对世界懵懂之际即遭横祸,尚未理解人间之事就已形容枯槁,任凭母亲嫁人处置。

花家舍的初衷与现实:官场退隐的王观澄营建花家舍的理想在于实现桃源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典型的小国寡民。但这种经济之策无法长久维持,不得不依靠打家劫舍的土匪生意。结果桃源成了土匪窝。

外人眼中的花家舍:在梦想初启的陆秀米看来,花家舍是自己曾经梦见过的地方,也见到了父亲理想中连接各家各户的长廊,身体虽然被囚禁,但心灵在此处却得到了释放。临死前的王观澄如此托梦开导她,“那是因为你的心被身体囚禁住了。像笼中的野兽,其实它并不温顺。每个人的心都是一个小岛,被水围困,与世隔绝”。虽然王观澄不希望陆秀米走上自己的老路,但已明白命中注定陆秀米会继承他的事业。

离别花家舍之后:懵懂的陆秀米在花家舍继承了父亲、张季元、王观澄的梦想,回到普济后成了陆校长,即使“他们和各自的梦想都属于那些在天上飘动的云和烟,风一吹,就散了,不知所终”。这意味着觉醒的时代(1904年)即将到来,尽管陆秀米自己不断遭人唾弃与背叛,乃至落得孤家寡人。

二、《山河入梦》——梦想坚定的谭功达
谭功达来时的状态:梅城县长谭功达在成为花家舍巡视员之前,一心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努力,修水库,建沼气池,开凿运河,不断地开会去解决他眼中的头等大事,结果落得个灰头土脸的下场。而心中则一直压抑着对秘书姚佩佩的感情,毕竟他是个如贾宝玉般的花痴。

花家舍的初衷与现实:军队首长出身的郭从年建设花家舍人民公社,是希望能实现共产主义梦想,人人出力,自我监督,为公社心甘情愿地奉献。可花家舍却成了相互监视的牢笼,“没有人能真正看得见公社,而公社却无处不在”,公社脱离了郭从年的掌控,逼迫着郭从年同意进行围湖造田工程,作为笼罩在所有人心中的一片阴云而存在。

外人眼中的花家舍:初抵花家舍的谭功达甚是兴奋,梦想中的共产主义成了现实,家家户户灯火通明,回廊之间有便民雨伞备用,人人自觉上工报工分。不过时间一长,他也意识到不对劲,戏台上永远只有白毛女这一出戏,即使在湖心谈话也可能被人告密,《101就在你身边》,他隐约感觉到恐惧。

离别花家舍之后:梦想坚定的谭功达在花家舍经历了过山车般的体验,终于决心直面姚佩佩的感情,虽然最终天各一方。不过共产主义理想坚定的他依然保持着梦想,即使身陷囹圄也不忘进献“梅城规划草图”。1911年谭功达出生时革命开始,1976年他离世时革命终结,他的死亡是一个时代的结束。

三、《春尽江南》——梦想幻灭的谭端午
谭端午来时的状态:鹤浦市诗人谭端午进入花家舍之前,青年时期的诗兴早已磨去,对家庭事务也不上心,对小辈友人绿珠的乌托邦理想冷嘲热讽。虽然看似是个悠哉游哉的人,但身缠琐事,房屋纠纷,婆媳矛盾,纷纷杂务,读一本《新五代史》竟然花了一年。梦想与人生幻灭的同时又不得不背负各种责任。

花家舍的初衷与现实:王元庆和张有德合伙盘下了花家舍,前者希望能在花家舍实现“大庇天下寒士”的宏伟远景,后者则坚持将其打造成“合法而隐蔽的销金窟”。终于张有德逼迫王元庆撤资,在历史文化名胜的牌子下建成了高级会所。

外人眼中的花家舍:谭端午是在友人的劝诱下来花家舍参加诗歌研讨会,夜晚见识过了暗藏僻静之处的声色场所,白天则又见到那些风尘女子成了历史重演舞台上的演员,荒谬至极。

离别花家舍之后:花家舍并未给谭端午带来任何改变,反而是会议间隙与前妻的坦然交谈,让他起了回忆梦想的念头。终于他续写了二十年前(1-9-8-9年)未完成的诗稿,祭奠那逝去的理想。“十月中旬,在鹤浦/ 夜晚过去了一半/ 广场的飓风,刮向青萍之末的祭台/ 在花萼闭合的最深处/ 当浮云织出肮脏的亵衣”。

四、世间再无花家舍
1904年陆秀米在花家舍觉醒。即使她已经看到了梦想的虚伪和艰险,但于她而言,梦想可以让她逃避令人窒息的老宅,可以让自己与父亲、张季元和王观澄离得更近,让自己有所依靠。

1966年谭功达在花家舍惊梦。当共产主义理想坚定的他觉察到郭从年所言的公社恐怖之处后,他选择了听从内心欲望,但毕竟一辈子都在干革命,依然在死前都放不下革命事业,虽然革命的时代终结了。

2009年谭端午在花家舍回忆。花家舍已经没人来向他托梦或讨论梦想,因为梦想本身已经被掏空,沦为了供人娱乐的销金窟,而在花家舍外,“与妻子带给他的猜忌、冷漠、痛苦、横暴和日常伤害相比,政治、国家和社会暴力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!更何况,家庭的纷争和暴戾,作为社会压力的替罪羊,发生于生活的核心地带,让人无可遁逃”。

花家舍一直纠缠着陆秀米、谭功达和谭端午这三代人,从觉醒到惊梦再到回忆,梦想从高高在上到被人遗弃,理想主义者或者诗人成为旧时代的遗老遗少。

世间再无花家舍。
0回应| 2 个人发现此评论有用. 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1年10月8日
作为《人面》三部曲之一,表现了有别于前两部不同的风格。艺术质量比不上第一部《人面桃花》,不过还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品!只是作者显身太多——他想表达许多对当下社会的思考,但是,过多的议论和社会人生评价,而不是以艺术方式表现出来,可以看出格非有力不能逮之处。现实无力症,是中国当代作家的通病。格非虽然亦有此病,相比之下他表现的还是好点,所以给五星。
0回应| 6 个人发现此评论有用. 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9月16日
江南应该是热烈而繁荣的,但在作者的笔下反而是忧郁的,这可能就是本来的江南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4月3日
这篇还是比望春风略胜一筹的。望春风从形式到内容,都不如这篇“实在”。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6月28日
非常喜欢格非的作品.........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
于 2017年11月6日
人物刻画不够细腻,故事情节感觉也不够…总得一般吧…
0回应|这条评论对您有用吗?报告滥用情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