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需Kindle设备,下载免费Kindle阅读软件,即可在您的手机、电脑及平板电脑上畅享阅读。

  • 点击此处下载Kindle iOS阅读软件
    iPhone/iPad/Mac
  • 点击此处下载Kindle Android阅读软件
    Android手机或平板电脑

请输入您的手机号码,获取Kindle阅读软件的下载链接。

kcpAppSendButton

购买选项

免费阅读此书。 了解更多
免费借阅
或者
电子书定价: ¥12.99
Kindle电子书价格: ¥10.39

这些促销将适用于该商品:

部分促销可以同时享受;部分促销不可与其他促销同时享受。更多详情请查看促销条款。

发送至您的Kindle设备或Kindle阅读软件

发送至您的Kindle设备或Kindle阅读软件

“爱情来了你就上 (全世爱纯爱系列)”,作者:[忆锦]
Kindle 应用程序广告

爱情来了你就上 (全世爱纯爱系列) Kindle电子书

|
分享
<分享样章>
广告
显示所有 格式和版本 隐藏其他格式和版本
亚马逊价格
全新品最低价 非全新品最低价
Kindle电子书
¥10.39

页数 : 共340页 更先进的排版模式: 已启用 快速翻书: 已启用

商品描述

作者简介

忆锦,生于杏花烟雨的江南,却偏偏没有江南女子的水气。因为懒得动脑筋,所以选了文科,于是堂而皇之地看书写文,自娱自乐。喜欢城市却不沉浸其中,享受寂寞却又渴望温暖,相信爱情却又不敢轻易尝试。向往自由自在的人生,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可以开一间画廊,悠然地看着玻璃窗外匆匆而过的行人,去猜测陌生人的故事。 --此文字指其他 kindle_edition 版本。

文摘

(一)
肖兔还在她妈肚子里的时候,电视里正在热播《西游记》,她妈一眼就看上了里面那只玉兔精,以至于孙悟空出现破坏唐僧和玉兔精的好事时,她妈一时愤慨,动了胎气,疼得嗷嗷直叫。
她爸收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从单位赶到医院,等到医院的时候,肖兔已经出生了。

由于是早产,肖兔生出来的时候只比刚出生的猴子大了那么一丁点,全身皱巴巴地躺在保育箱里,特别难看。
她爸比较悲观,觉得这女儿养不长,就算养大了也一定嫁不出去。
她妈却坚持认为女儿是玉兔精转世,将来是要娶唐僧的。
她爸觉得她妈这想法太不实际:“唐僧有什么好的?难道你想我们女儿嫁个和尚?”
她妈不屑的白了她爸一眼:“你懂个什么?唐僧不仅长得白白净净,还是皇亲国戚,又不会出去花天酒地,最重要的是,万一哪天腻烦了还能吃掉!”
于是,她爸无语了。

后来,肖兔终于被护士从保育箱里抱了出来,那时候她已经大了一圈,浑身的褶子都不见了,看上去白白嫩嫩的。
她爸还是比较悲观,觉得女大十八变,现在漂亮,以后指不定是个丑八怪。
她妈却不那么认为,她觉得女儿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,等长大了那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到时候全镇的男孩子都追着自家女儿跑,她这个做妈的可就风光了。
她妈想到这里,特别高兴,当下决定给女儿取名叫肖兔,将来是要做玉兔精娶唐僧的!
再后来,肖兔哇的一声哭了,哭声特别响亮。
她妈说:“你看,我们家小兔喜欢这个名字呢。”
她爸提醒道:“她是在哭呢。”
她妈点头:“是啊是啊,女儿都高兴得哭了。”
于是,肖兔嘎的一声,不哭了。

这件事后来让肖兔知道了,她为此特别郁闷,吴承恩老先生当年写的是玉猪精,难道她妈就要叫她肖猪了吗?没深度,太没深度了!
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肖兔虽然是早产,但是生命力特别旺盛,在医院呆了一个月就被她妈抱着出院了。刚到门口就遇见隔壁老凌家那口子大着肚子被担架抬进来了,老凌穿着一双拖鞋跟在旁边。
于是肖兔就被她妈抱着赶了人生第一场热闹。
“老凌,你老婆要生了啊?”
“是啊,她早上起来上厕所,忽然肚子痛,我鞋都没换就把她送来了。”
“你老婆肚子这么大,会是个大胖小子吧?”
“谁知道呢?不说了,我先去看看我老婆!”说着,老凌就踩着他那双脱了胶的拖鞋,噼噼啪啪地跑远了。
拖鞋声把正在睡梦中的肖兔吵醒了,她哇的一声,又哭了。
她妈伸手在她脑门上磕了一下,然后自言自语地嘀咕:“这么大肚子,肯定是个儿子……”

她妈没猜错,三个小时后老凌那口子果然生了个带把的,由于是足月出生,长得白白胖胖不说,个头还特别大。不过这娃生下来就不会哭,过了几天,还跟个闷葫芦似的,不哭也不闹。
老凌慌了神,生怕儿子是个哑巴,叫了单位里一群人来给儿子做鉴定,其中也包括肖兔和她妈。
肖兔被他妈抱着到病房的时候,正闭着眼睛在睡大头觉。
一群人把老凌的儿子围在中间,议论纷纷,她妈手里抱着个娃挤不进去,于是偷偷在女儿屁股上掐了一把,肖兔被惊醒,哭声震天。
果然,那群人全都停止了议论,自动自发地给肖兔和她妈让出了一条道。
她妈高高兴兴地凑上去,刚走到婴儿床跟前,床里的大胖小子就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也跟着哭了。
老凌激动地差点没掉眼泪:儿子总算不是个哑巴啊!

为了这件事,老凌夫妻对肖兔母女特别感激,主动提出要认肖兔做干女儿,就这样,肖兔除了有自家的爸妈之外,还多了一对干爸干妈,外加一个干弟弟,当然这干弟弟是否出自自愿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后来,老凌那口子也出院了,抱着儿子进院子,鞭炮放得震天响。
肖兔那时候已经快两个月了,听到鞭炮的声音特别兴奋,挥着小手让他妈带她出去看。
她妈刚把她带到院子里,老凌就护着老婆儿子走了进来,这回他穿着一件不知从哪儿搞来的西装,脚下还踩着一双油光发亮的皮鞋,一见到肖兔和她妈,就从老婆手里抱过儿子,走了过去。
“干女儿,干爸带着你干弟弟回来了!”
肖兔眨巴着眼睛,没听明白。
“以后你就是姐姐了,开不开心啊?”
肖兔咧开嘴,傻乎乎地笑了。
“哇——”老张手里的孩子哭了。
肖兔她妈说:“老张,你儿子现在哭得很有精神啊!”
“是啊!多亏了你家小兔啊!”
“客气什么?远亲不如近邻嘛!以后,你儿子有我家小兔罩着,保管长得白白胖胖的!”
“那是,那是……”
“对了,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凌超。”
“好名字啊!以后一定能超凡脱俗!”
……

这场对话最后在凌超无止境的哭声中结束了。
肖兔她爸在旁边嘀咕了一声:“这么会哭,哪像个男孩子?”
她妈白了她爸一眼:“你懂什么?会哭的娃儿聪明!”
“我们家娃儿岂不是要聪明绝顶了?”
“呸!你才绝顶呢!”
她爸:

肖兔七个月的时候,会自己嘀嘀咕咕了,第一个开口的字儿不是爸也不是妈,而是老凌家的儿子超超。
其实道理很简单,肖兔出生后特别会吃,她妈奶水不够,只好求助隔壁老凌家那口子,好在老凌家的凌超食量小,凌超他妈就把剩下来的奶水喂了肖兔。
凌超他妈一般是这样说的:“超超吃完,轮到小兔啦!小兔乖,干妈给你讲故事,我们家超超昨天呀……”
这样一来二去,肖兔就记住了“超超”这个词,开口第一个字儿就是个“超”字。
好在那时候的人都单纯,这事儿要是摆在今天,指不定她爸她妈会以为生女儿生了个流氓呢。

后来,肖兔一周岁,会走路了,她爸她妈给她办了两桌周岁酒。
大家喝了点酒,就提议让肖兔表演走路,没想到这丫头贼争气,一口气在院子里绕了一大圈,竟然没有跌倒。
她妈一高兴,就提议要让女儿抓阄。
别人家抓阄都是事先准备好的,哪像肖家人抓阄,抓着什么都往女儿周围放。过了一会儿,地上已经摆满了东西,她妈就拍拍肖兔的屁股,让她去选一样。
肖兔踉踉跄跄地绕着那些东西走了一圈,最后一伸手,抓住了一块布。
众亲戚于是围绕着那块布议论纷纷。

她二舅子说:“从这块布的面料上看,侄女以后可能会去种棉花。”
二婶白了老公一眼:“你有点出息好不好?种棉花?亏你想得出来!照我看,小兔以后是要去当裁缝的!”
她三姑急了:“怎么会是裁缝呢?应该是服装设计师!”

正当一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凌超他妈抱着凌超从屋里出来了,扯着嗓门就喊:“孩子他爹,有没有看见咱超超的尿布?白色底,印蓝花的那块!”
院子里忽然一片沉默,众人扭头,看到肖兔正拿着那块白底蓝花的棉布欢快地往自己脸上贴……
凌超的这块尿布后来被肖兔她妈私藏起来,做了一只兔子布偶,就一直放在肖兔的床头。

(二)
肖兔从小食量就特别大,三岁的时候已经一次能吃两碗稀饭了,她妈为此很发愁。再这样吃下去,吃穷了是小,万一吃胖了那可咋办呀?她妈考虑了一宿,最后决定让肖兔一顿只吃一碗稀饭。
这可难为了肖兔,干巴巴地盯着吃完的空碗,嘴里念念叨叨着:“妈妈,吃饭饭……”
她妈一狠心,伸手把女儿往门外推:“乖,去你干妈家玩。”
肖兔于是一边回头巴望那锅子稀饭,一边摇摇摆摆地去了凌超家。
那时候,凌超也就两岁又十一个月,肖兔进门的时候,他妈正好也在喂他吃稀饭,一大锅稀饭摆在凌超面前,可他就是不肯吃。
他妈急得直冒汗,连哄带骗:“超超乖,吃饭饭啦!”

饭?
肖兔一听到这个词儿,那俩眼睛就跟黄鼠狼似的,绿幽幽的。
“干妈,兔兔也要吃饭饭!”
凌超他妈正愁着儿子不吃饭呢,见了肖兔眼前一亮,有主意了!于是她给肖兔盛了满满一大碗稀饭,热情地招呼她:“小兔,来吃饭饭给超超看,嗯……看上去真好吃!”
肖兔吃得稀里哗啦,半张脸都沾满了饭粒。
凌超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,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一舔小嘴唇,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了,扭头对他妈说:“妈妈,吃饭饭。”
“好类!”他妈乐滋滋地给儿子盛了一碗饭。

因为这件事情,凌超他妈特别欢迎肖兔到他家去吃饭。而肖兔也特别喜欢一到吃饭时间就往隔壁跑,一来二去,她妈看出了端倪。
“老公,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我们家小兔都不喊着要吃饭了?”
她爸那时正在修收音机,头也不抬地说:“这不是很好吗?”
“好什么好呀?我觉得她这几天吃完饭就往老凌家跑,一定有什么缘故,指不定她在老凌家偷吃饭呢!”
她爸不耐烦地抬起头:“你也真是的,女儿喜欢吃饭就让她吃嘛!”
“你懂什么?孩子小,会吸收,吃什么都长肉。万一以后身材走样,做衣服多出来的布料钱,你出啊?”
她爸想了想,觉得有点道理:“你要真担心,就把女儿送去读幼儿园好了,那里的伙食都是定量的,保管吃不多。”
她妈觉得有道理,第二天就去镇上幼儿园给肖兔报了个名。

为此,肖兔万分不情愿,但是老妈有令,她又不好反驳,逃了几次之后,还是乖乖地去上幼儿园了。
好在,过了几天凌超也被送来念幼儿园了,而且还被编在了同一个班。
其实原因很简单,自从肖兔念幼儿园之后,凌超又开始不吃饭了,他妈着急,又想不到其他办法,干脆就把儿子送去跟肖兔一起念幼儿园,还特别吩咐阿姨,吃饭的时候让他俩一起吃。
这个错误的决定,后来直接导致了凌超的饭全被肖兔霸占。以至于有一段时间,凌超一度饿得没力气从座位上站起来。而肖兔则每天活蹦乱跳地,比在家里还精神。
凌超的文静由此得名。

幸亏,这件事后来被幼儿园阿姨发现了,为了不被家长说失职,阿姨每次盛饭的时候就偷偷地俩娃子多盛点。
于是凌超终于不再饿肚子了,而肖兔则吃得更多了。

幼儿园比家里还有饭吃,这可把肖兔乐坏了,每天一大早就朝着要妈妈带她去幼儿园,她妈有时候忙着洗衣服做饭送迟些,她还又哭又闹。
为了不让自己新做的裙子再被女儿拉坏,她妈找了凌超他妈帮忙,每天早上送凌超去的时候,就顺便把肖兔也带上。
凌超他妈那时候的坐骑是一辆二十四寸的凤凰牌自行车,凌超坐前面,肖兔坐后面,两人每天一前一后坐着凌妈的车去幼儿园,出弄堂的时候老被弄堂口聚着聊天的老太太们开玩笑。
“老凌嫂,又带儿子儿媳去幼儿园啊?”
凌妈腼腆地笑笑,顺手扶了把在后座上扭得快要掉下去的肖兔,心想:可不能把未来的儿媳妇给摔坏了!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凌妈是一个很有远见的女人。

凌妈就这样骑着她那辆破自行车,早上送,晚上接,风里来雨里去地照顾了俩孩子两年,直到肖兔和凌超上大班的时候,那辆自行车终于破了。
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破了之后,凌妈决定带着俩孩子走路去幼儿园,那时候他们住的院子离幼儿园并不是很远,只要出门往前走,穿过一条弄堂,然后沿着小河再走上一段路就到了。
那时候肖兔走路特别快,蹦蹦跳跳地就把慢吞吞地凌超落在了后头,凌妈于是要求两人拉着手走路。
凌超不肯,把手藏在身后头,一个劲地往他妈身后躲。
肖兔可不管,干妈叫她干啥她就干啥,干妈叫她拉凌超的手,她当然不能让干妈失望咯?于是她一个箭步闪到凌妈身后,抓住了凌超的手。
第一次拉同龄人的手,软软的,很舒服。
凌超挣扎了几下,甩不开,最后终于妥协了。
于是,每天早晚人们总能看到,在朝霞或者夕阳里,一个走路大摇大摆地小女孩拉着小男孩的手,那小男孩看上去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扭扭捏捏地跟在她身后。在他俩后头还跟着一个慈祥的少妇,看着他们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暖暖的阳光洒在他们一大两小三人的身上,拖出三个长长的,金色的影子……

有一天,这三个影子忽然少了一个,只剩下那两个小影子,手牵着手走在河边。
原来那天放学的时候,一向准时的凌妈没来接他们,两个孩子在幼儿园门口蹲了很久,直到所有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妈妈接走了,凌妈还是没有出现。
肖兔从台阶上站起来,拉过凌超的手:“走,我们自己回去!”
凌超张张口,似乎想说什么,可是已经被肖兔一把给拽下了台阶。

回家的路很短暂,可是对于两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却很漫长。他们手牵着手,慢慢地沿着初秋的河岸走着,清澈的河水漫过河堤,秋蝉在枝头吟唱着最后的骊歌。
肖兔奶声奶气地说:“走快点,不然干妈会担心的。”
凌超不服气:“你干嘛这么听我妈的话?”
肖兔歪着脑袋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:“因为她是我干妈呀。”
然后,凌超就没有再问下去了。

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院子的门虚掩着,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争吵的声音。
肖兔牵着凌超的手刚要走进去,院门忽然开了,老凌从里头快步走出来,扭着脖子往里喊:“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就是要出去闯一闯!”他说完,转过头,看到了一脸惊恐地肖兔和凌超。
“爸爸……”凌超弱弱的喊了声。
老凌看了眼儿子,三十几岁的男人,眼眶忽然就红了。
“兔兔,干爹要离开一段时间,以后超超就交给你照顾了,知道吗?”
肖兔问:“干爹,你要去哪里呢?”
“干爹要去一个很远很大的地方,等回来的时候就给你们带巧克力。”
巧克力?那可是很好吃的东西。
肖兔高兴地点头,一手拉着凌超,一手拍着胸脯:“干爹,你放心吧,兔兔一定会照顾好干弟弟的!”

然后,老凌就走了,第二天没回来,第三天没回来,第四、第五、第六天……一直没回来过。
后来,凌妈一直哭,哭得都顾不上接送孩子了,于是肖兔就每天拉着凌超的手一起走出院门,穿过弄堂,沿着河堤去念幼儿园。
直到有一天早晨,凌妈忽然不哭了,她从房里走出来,穿着土黄色的新连衣裙,肿肿的眼睛笑着,眯成了一条缝儿。
她对肖兔和凌超说:“走,今天妈送你们去幼儿园!”
肖兔高兴得拍手,说:“干妈,你还是笑起来好看!”

(三)
后来,肖兔七岁,该上小学了。
报名的那天,凌超他妈带着儿子也去了。
学校给每个报名的孩子做了能力测试,正常的直接入学,个别几个不那么正常的就劝他们先读学前班,肖兔不幸成了少数派。
她妈倒是无所谓,可肖兔死活不肯。
要是她读了学前班,那凌超岂不是要高她一届?哪有干姐姐比干弟弟低一届的?肖兔不服气,缠着她妈一定要读一年级。
她妈被缠得没办法,只好跑去跟校长说情。
第一次去,没成功。
第二次去的时候,顺手在巷口称了两斤苹果,校长同意了。

于是,肖兔就背着书包去上一年级了,凌超上两年级。
什么?你问两人的年级怎么还是不一样?原因很简单,上次能力测试凌超考了满分,成了那届入学新生里唯一一个直接念二年级的学生。
到最后,肖兔还是低了凌超一届。

由于肖兔基础差,又不肯念学前班,听起课来特别吃力,等学期末考试,成绩发下来,她和凌超都考了一百分。
不同的是,凌超是语文和数学都考一百分,她是语文和数学加起来正好考了一百分。
拿着那两张惨不忍睹的试卷,肖兔她妈悲催了:“上天怎么能这么欺负一个早产的孩子呀?”
于是,她决定给肖兔请家教。

请的第一个家教是个退休老教师,教了两天就摇着头走了,嘴里还念叨着:“朽木不可雕矣,孺子不可教矣……”
她妈听不懂这老头儿在讲啥,于是决定给女儿找个年轻点的。
请的第二个家教是隔壁院子王奶奶家,来老家过暑假的孙女儿,据说姑娘儿在学校里念的是师范专业,成绩特别好。
可惜,教了才两天那姑娘就借口家里有事,收拾包袱跑路了。
至于后来王奶奶提起孙女向学校申请转专业的事,那都是后话,可以忽略。

为了女儿的家教问题,肖妈烦恼不已,在院子里晒衣服的时候,无意间和凌超他妈提起了这事儿,他妈当即建议:“不如让兔兔和我们家超超一起做作业吧,不懂还能问问。”
这主意很称肖妈的心,当天晚上,她就把女儿送去了凌超家。
那天,肖兔竟然破天荒的晚上八点前就做完了作业,第二天还在学校里拿了颗五角星。
从那以后,她就再也没在自己家做过作业。

那年学期结束的时候,肖兔两张试卷的总分终于从一百分跳到了一百五十分,凌超还是满分。

三年级的时候,肖兔做了她人生的第一个班干部——劳动委员。
那时候,凌超已经当了三年的班长了。

在肖兔他们班,老师规定劳动委员必须每天留下来指挥同学打扫卫生,这也是他们班只有肖兔一个人去竞选劳动委员的原因。
肖兔从没做个班干部,所以对胳膊上挂的这两条杠杠特别在意,每天都留到很晚,等教室全都打扫干净了,她才肯走。
这让每天和她一起回家的凌超等得很不耐烦。

“你怎么每天都要我等你啊?”
肖兔亮亮她胳膊上的红杠杠,说:“我是劳动委员嘛!”
“我不管,你要是每天都那么迟,我就不等你了。”凌超说完就管自己走了,果然没有等肖兔。
肖兔不在意,每天还是等到大家全都打扫完了,她才走。
过了几天,有一次她走下楼梯的时候,正好看见凌超也背着书包准备回家。
她问:“今天你怎么这么晚?”
凌超嗤了一声:“我检查卫生。”
肖兔不明白:“你又不是劳动委员……”
凌超白了她一眼:“我是班长。”
没错,凌超已经当了三年的班长了。
从那以后,凌超他们班的班长就比别班多了一个任务,每天班里打扫完卫生之后,班长都得检查完一遍,才能走。
这样,他们又能一起回家了。

后来,肖兔过生日,她妈送了她一只绿毛龟。
肖兔很喜欢这只绿毛龟,当成宝贝似的养着,她妈觉得女儿和这只乌龟很有缘,就开玩笑地对肖兔她爸说:“你看女儿和乌龟这么有缘,将来说不定能钓个金龟婿。”
肖兔她爸没把这话当回事,嗯了一声就过去了,可是却被肖兔记住了。
那天做作业的时候,肖兔问凌超:“什么叫做金龟婿啊?”
凌超正在低头做一道奥数题,没搭理她。
肖兔提着嗓门喊:“喂!我在问你话呢?什么叫做金龟婿啊?”
凌超放下笔,抬头盯着肖兔,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来:“肤浅。”
……
--此文字指其他 kindle_edition 版本。

基本信息

  • 品牌 : 北京十分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文件大小 : 1356 KB
  • 生词提示功能 : 未启用
  • 纸书页数 : 340页
  • 出版社 : 辽宁教育出版社; 第1版 (2015年8月14日)
  • 标准语音朗读 : 未启用
  • X-Ray : 未启用
  • 语种: : 简体中文
  • ASIN : B0140YNZ1M
click to open popover

买家评论

5 星 (0%) 0%
4 星 (0%) 0%
3 星 (0%) 0%
2 星 (0%) 0%
1 星 (0%) 0%
评级是如何计算的?

评论该商品

与其他买家分享您的想法